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以案示警

“姚警官”為何替賭場當起了“信使”……

發布時間:2019-10-24 15:21:00 來源: 浙江省紀委省監委網站

  “被告人姚惠良身為負有查禁犯罪活動職責的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向犯罪分子通風報信……被告人姚惠良犯幫助犯罪分子逃避處罰罪,判處拘役四個月。”

  2019年6月26日,湖州市南潯區法院審判庭內,南潯區公安分局橫街警務室輔警姚惠良在聽到宣判后,留下了悔恨的淚水。

  “飄飄然”的“姚警官”流連賭場難自拔

  已屆不惑之年的姚惠良先后干過多份職業,2014年,他成了南潯派出所橫街警務室的一名輔警,主要負責警務室警情信息的接收。慢慢地,姚惠良有些“飄飄然”,他覺得周圍人看自己的眼光與以往不同了,朋友們都開始稱呼他“姚警官”,上門找他一起玩的“朋友”也多了,其中就有“小兄弟”——徐國良。

  徐國良的表弟計明亮在橫街集鎮紅楓苑小區一間車庫內開了家棋牌室,徐國良就在棋牌室內幫忙“抽頭”、收“彩錢”。在得知姚惠良喜歡“玩兩把”后,他頻頻邀請姚惠良到棋牌室玩,一來二去,姚惠良成了紅楓苑棋牌室的常客,與賭客們稱兄道弟,此時的“姚警官”早已將公安人員不能參與賭博的要求、查禁賭博的職責拋在了腦后。

  600元+兩條煙,“姚警官”通風報信當“信使”

  2018年底,紅楓苑棋牌室生意異常火爆,這間20多平方米的小車庫里常常聚集了20余人賭博。而令計明亮、徐國良等人“頭疼”的是,棋牌室多次被舉報,于是他們將賭客轉移到了橫街集鎮農村的幾個賭博窩點。但計明亮、徐國良等人認為,轉移到農村仍非長久之計,如果能提前得到出警訊息就好了,于是,精于算計的計明亮想到了“姚警官”。

  2019年2月的一天,徐國良找到姚惠良,“我表弟的棋牌室最近經常被警察查,看看你能不能幫我們盯著點,如果有警察來抓,你提前告訴我們一下,好處當然少不了兄弟的。”

  姚惠良答應了。于是,在2019年2月20日晚,姚惠良在得知有民警要去紅楓苑棋牌室抓賭的消息后,他向徐國良發出了第一條“通風報信”的微信,得到消息后的徐國良立刻組織正在賭場內賭博的人員撤離,公安機關的這次抓賭行動落空了。

  經查,2019年2月至3月,姚惠良先后多次通過打電話或發微信等方式向徐國良、計明亮泄露其在履職過程中獲得的警情信息,致使公安機關查處聚眾賭博行為未果。作為回報,姚惠良也收到了計明亮所給的600元“好處費”和兩條香煙。

  賭場被抓“現行”,“姚警官”淪為“階下囚”

  2019年3月19日,像往常一樣,紅楓苑棋牌室內賭客們正在聚眾賭博,然而此次卻再沒有如此好運,輪休的姚惠良未能得到公安機關抓賭的信息,無法通風報信,更為諷刺的是,當日姚惠良也在紅楓苑棋牌室賭博,被前來抓賭的民警一并抓獲。隨后,公安機關把姚惠良涉嫌犯罪問題線索移送南潯區監委進行調查。隨著調查的深入,姚惠良把他在履職過程中獲悉的警情信息向賭博犯罪分子泄露的違法犯罪行為浮出水面。

  極為可笑的是,當調查人員告知姚惠良已觸犯刑法,涉嫌犯罪時,姚惠良竟懵然不知,覺得自己僅僅是發了微信、打了電話,怎么就會犯罪呢?

  而回想到單位曾數次組織紀法知識學習和警示教育,自己卻從未“走過心”,姚惠良追悔莫及,他在懺悔書中寫道:“我作為一名輔警沒有把握好原則和底線,熱衷于吃喝玩樂,講所謂的朋友義氣,最終觸犯了法律……我很后悔自己的違法犯罪行為,愿意接受法律的制裁。

  最終,姚惠良因觸犯法律,構成幫助犯罪分子逃避處罰罪,被判處拘役四個月。計明亮、徐國良等人也因涉嫌賭博罪被刑事立案,他們最終也將受到法律的制裁。

  執紀者說作為一名輔警,姚惠良行使的是國家與人民賦予的查禁違法犯罪的公權力,這就必然要求他牢記職責和使命,清正廉潔、公正執法,而姚惠良卻沉迷賭博的低級趣味,與賭徒們稱兄道弟,甚至為了蠅頭微利幫助犯罪分子逃避處罰,最終跌入犯罪深淵。

  “編外”并非法外,只要行使公權力,涉嫌職務違法或者職務犯罪的,都要依法追究責任。所有依法履行公職的人員都要切實轉變思想觀念,牢固樹立有權必有責、有責要擔當、失責必追究的意識,筑牢思想防線,正確行使好黨和人民賦予的權力。(沈亭)

(湖州市紀委監委)

編輯:張誠
乐透预测号码